默念·莫恋

假期产粮,沉迷盾铁无法自拔

【盾铁】Because Of You(短篇一发完)

写在前面:本篇参考爱丽丝梦游仙境部分情节,因一座无人小岛突然传来异常讯息,复仇者联盟决定前往调查,到达后却遭到袭击,众人分散。史蒂夫独自一人在森林中寻找队友,被兔耳克林特吸引注意力,来到仙境。爱丽丝—史蒂夫,疯帽子—托尼,红皇后—娜塔莎,兔子先生—克林特。使用史蒂夫第一人称视角。欢迎捉虫!此梗还是来自@莫寒-盾铁的运梗车 ,小姐姐的脑洞停不下来啦!



该死的,不知道托尼怎么样了。昏迷前最后的记忆是他把MK套在了我身上,他不知道我有超级士兵血清吗?!他一个普通人从高空中摔下来……
我费力地把身上的装甲卸下来,突然听到草丛那边有动静。
“什么人?”声音并没有停止,“托尼,是你吗?”
“糟糕,时间快到了。”那是……克林特?那个兔子耳朵和奇怪的服装是怎么回事?
“克林特?克林特!”他今天怎么跑得这么快,就像……就像只兔子似的。我得追上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其他人。
克林特钻进了一棵大树前的草丛,然后再也看不到了。我跑过去把草丛拨开,然后看到了……一个树洞?克林特是怎么钻进去的?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体型,咬了咬牙,埋身钻了进去,没想到十分顺利。但是……
为什么我还在下坠?!
我向下望了望,深不见底,下意识地往身后一摸,才想起我的好姑娘在刚刚的爆炸中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我想起了托尼,想起他焦糖色的大眼睛,眼里投射出我的身影,不知道他听到我的死讯之后会不会落泪?不知道那双眼睛溢满泪水是什么样子的,只可惜我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了。
这么想着,我突然感受到脚下的坚硬,我着陆了?可是这不科学……算了,科学什么的是斯塔克的事。
眼前是一个巨大的房间,跟复仇者大厦的客厅有的一拼,房间里有许多奢华的摆设,房间的另一头是一扇华丽的门,我走过去,发现上了锁。
不知道这是不是九头蛇的阴谋,我警惕地看了看周围,想到刚刚掉下来的大洞,那么高的距离应该是爬不上去了,事已至此,只能看看这房间里有没有什么机关了。
我注意到旁边的餐桌上摆着一盘面包,以及一张写着“吃我”的小纸条。再三斟酌之下,我依照纸条所言吃掉了面包。
刚吃下一口,我的眼前突然一花,等我反应过来之后,我发现周围的东西变大了不止一倍,不对,好像是我变小了?好吧,也许我可以从门缝下钻过去?我目测了一下从我的位置到门缝的距离,深呼吸了一下。放轻松大兵,就当平时的晨跑好了,我这么安慰自己。
事实证明,目测的距离一点都不可靠,我开始想念托尼了,高科技的作用确实不可忽视。
我走进那个奢华的门,发现门下方还有一个小小的门,而且没有上锁。我径直推门而入,竟然看到一个奇异的世界:仙境一般的景象出现在我面前,高大的植物妖异而又陌生,在这之间是一个餐桌,上面摆满了各种小吃,桌前坐着克林特和几个穿着奇怪的人。
“你终于回来了,爱丽丝。”克林特抢先开口了,可是他叫我什么?爱丽丝?
“克林特?我是史蒂夫啊?”我疑惑地问道。
“我知道,你不喜欢别人叫你爱丽丝,只准疯帽子这么叫。”克林特不甚在意地甩甩手,随意地回答。
“疯帽子?”我不知道他说的是谁,但这个疯帽子好像对那个爱丽丝很重要。
“就知道你一回来第一个问的就是他,你个重色轻友的家伙。但你当年为什么还要走……唉!我也不好说什么,这毕竟是你们两个的事。我只能告诉你自从你走了,他伤心了好久,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做帽子,还说一定要给你设计一顶最合适的……”克林特后来说了什么我已经听不到了,我陷入了对托尼的回忆,想起每次战斗结束后他都会独自留在工作室里给大家的装备升级,几天几夜不睡觉。
“他在哪?我是说,疯帽子?”
“你不是叫他托尼的吗?算了,想必你还在介意那件事……他在红心女王的城堡里,去看看他吧。”
“等等,那件事?”托尼?他就是疯帽子?但我没有问出口,我更在意“那件事”指的是什么。
“你忘了?”克林特看起来有些咬牙切齿,他强忍着愤怒说:“当年你为了那个什么巴基,硬是不停托尼的劝阻跑去杀了恶龙喝了它的血液离开了。你怎么可以忘?托尼还跑去帮你,可你还是走了。”
我愣了一下,巴基?我会为了巴基抛弃托尼吗?我在心里摇了摇头,巴基是我的朋友,我一定会救他回来,但是托尼……他是我最重要的……战友,我不会抛弃他。
克林特见我愣住,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站起身,说:“走吧,看来今天的下午茶是喝不了了。”
一路无话。
红心女王的花园里,一群纸牌士兵正忙着把白玫瑰染红,我看着好笑,红心女王迎面走来,我定睛一看:“娜塔莎?”士兵们立即包围住我,齐声喊道:“大胆,竟敢直称女王名讳!”
娜塔莎摆了摆手表示不介意,示意士兵散开,对我说:“回来了?他在工作室,去吧。”
我知道那个“他”指的是谁,连忙跑进城堡,虽然不知道那个工作室在哪里,但我凭着感觉走,竟真的看见一个堆满了帽子的房间,我兴奋地跑进去,对着在里面低头做着帽子的身影轻声叫到:“托尼?”仿佛再大声一点那个身影就会散去。
那身影顿了一下,转过身来向我微笑,说:“你知道我不是你的托尼,队长,你只是这么希望。”说着,他站起身摘下帽子,向我行了个礼,自我介绍般地说:“我叫疯帽子,仙境最疯狂的帽子制作人。”
他说的没错,自我进入仙境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这里与我的世界不同,眼前的这个托尼自然与我的世界那个不同,但他们如此相像,就好似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那般。“你知道我不是……?”
“第一眼看到你的眼睛我就知道了,队长,我对你们的世界略有了解。”他走过来,在我头上笔画着,又转过身在帽子堆里翻找。我静静地看着他,他连工作时的认真劲都跟托尼一模一样。他拿来几顶帽子看了一下,把其中一顶戴在我头上,兴奋地说:“果然还是这顶最适合爱丽丝!”
我犹豫了一下,轻轻摘下帽子,小心翼翼地说:“你知道我不是爱丽丝……”说着,我把帽子递给他。
疯帽子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伸手阻止了我的动作:“不,队长。留着它吧,这东西……我留着也没什么用……”
“你的爱丽丝……”我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但没忍心说出。
“恶龙可不是那么好杀的。”疯帽子抬头朝我笑了笑,可那笑容却像哭出来一般。
疯帽子不知从什么地方找出来一个小瓶子,把瓶子里的东西洒在镜子上,然后回过头来对我说:“队长,你该走了。”
我默然,机械地向前走了几步,突然他叫住了我:“嘿,队长。”我回过头,看到他眼里闪着泪光,“能帮我个忙吗?”
我点了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帮我给你的托尼带句话吧,”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你就问他:知道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吗?”
我愣住了,问道:“为什么?”
疯帽子笑了笑,那笑容含着怀念、悲伤和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你知道的,史蒂夫,你一直都知道。”说完,他一把将我推入了镜中。
再睁开眼,面前是一片草地,草地的中央有一棵大树,树下躺着昏迷的托尼,他手中紧紧攥着我的盾牌。我走上前,轻声呼唤:“嘿,托尼!醒醒,我来带你回家。”
“唔,队长?”托尼睁开蓬松的睡眼,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能走吗?”我伸手试图扶起他。
“能,”等托尼握住我的手站直,又听见他“嘶——”地一声向后跌倒,我连忙扶住他。
“呼好险,抱歉队长,我右腿好像断了……”
“我背你。”托尼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我转过身,在它面前蹲下,说:“上来吧。”
托尼嘟囔着,大概是美国队长今天像变了个人之类的,感谢四倍听力,让我能听到托尼这么可爱的自言自语,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又想起疯帽子的话,我想我已经知道了答案。
“托尼,”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这么说。
“怎么了,队长?”
“知道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为什么?”
“因为喜欢你。”我笑着说出了答案。
身后的人好像动了动,我回头一看,托尼正满脸通红地趴在我的背上。
我听到托尼害羞地回答:“我也喜欢你,史蒂夫。”
余光里,我仿佛看见,刚刚那棵树下,一个金发男子站着对慵懒地躺在树荫里的棕发男子说着什么。
金发男子问:“知道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吗?”
棕发男子抬眼疑惑地看着他,没等棕发男子问出为什么,金发男子接着说道:“因为我喜欢你啊!”
棕发男子笑了,如春天里的阳光一般温暖灿烂。
我知道,那是爱丽丝和疯帽子。
我温柔地看着背后的托尼,如同看着珍宝,在我背上的,是我的全世界。我们的故事,还远没有结束,我还有一生,可以陪伴他。



番外一:
史蒂夫如愿看到了托尼眼里溢满泪水的样子,只不过不是在他的尸体前,而是床上。
番外二:
回到大厦之后,托尼不仅是史蒂夫最重要的战友,还成为了史蒂夫的未婚夫,至于为什么不是丈夫,因为托尼说未婚夫听起来更浪漫。




END(maybe TBC?)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