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念·莫恋

假期产粮,沉迷盾铁无法自拔

【盾铁】Maple(短篇一发完)

写在前面:看了三次美队三的产物,我想给他们一个完美结局,但是由于复联三的预告已经出了,似乎两人同框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正文部分并没有依照美队三的背景来写中间有刀!中间有刀!中间有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欢迎捉虫!

顺便安利下 @莫寒-盾铁的运梗车 ,此梗来源是这位小姐姐!她初次来lofter,不写文,只写梗,我的很多脑洞都来自她!

 

 

 

序言:

遥远的西雅图,有一棵神奇的枫树,无人能说出它的来历。它的叶子常年红色,夹杂着绚丽的金。在它的不远处,有一所小破木屋,里面住着一位金发蓝眸的年轻人,游人问他为何在此守候,他只是摇摇头,回头注视那棵粗壮的枫树,眼里含着深切的爱意。

 

 

 

***

托尼是枫树的树灵,他记不清自己在此伫立了多久,漫长的寿命里最温暖的记忆是刚发芽时一对情侣激动地表情和后来悉心地照料。

一批美国军队来了,震惊于这里竟然会出现枫树,不由得在此停留了片刻,临走前将一面国旗插在一旁。托尼冷冷地注视着这群侵略者,但也不敢轻易化形于人前,只好静静等待这群强盗离开,然后一脚踢远那面国旗。不料,那国旗落地的瞬间突然化形变成一个金发蓝眸的孩子,只见那孩子使劲地眨着自己漂亮的蓝眼睛,似是想忍住眼里的泪水,托尼有些不忍,走上前将那孩子抱起,放在自己本体一处粗壮的树枝上,控制着那处树枝上的叶子变换颜色,只见叶子慢慢由黄变绿,又渐渐变成红色,甚是好看。那孩子立即将注意力放在枫树上,笑逐颜开。托尼有些忍俊不禁,他预料到自己漫长的岁月里终于有了一丝乐趣。

“史蒂夫。”托尼喃喃道。孩子转过头,精致的蓝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托尼。“史蒂夫。”托尼又重复了一遍,“你的名字。”那孩子,哦不,应该叫史蒂夫,歪了歪头,似乎是在思考,过了一会,他笑了起来,像春天温暖的阳光,照进托尼的心里。

***

不知多少年过去,史蒂夫渐渐长大,俊美的脸、完美的倒三角身材捕获了不少西雅图少女的心,但史蒂夫心不在此,每当托尼问他看中了哪个女孩的时候,他都只是模棱两可地回答“她们都不错”,眼里的光芒愈发暗淡。

一次托尼从酒吧回来,史蒂夫闻到他身上浓郁的香水气味,心头冒起一团无名火,将醉酒的托尼狠狠地摔到小木屋的床上,一手把托尼的双手禁锢在上方,欺身使劲啃咬着托尼的双唇,直至托尼的气喘吁吁、双唇红肿才停了下来,松开手,凝视着托尼焦糖色的双眸,刚刚毫无节制地亲吻让那漂亮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显得更具诱惑。

托尼喘了一会,终于回过神来,看着眼前放大的史蒂夫的脸,自言自语般地说:“史蒂夫······?”

“托尼。”史蒂夫犹豫了一下,回答道。

不料托尼却翻过身,双手捂住红透的脸。“不,我刚刚一定是在做梦,史蒂夫是喜欢女孩子的······”

“托尼,是我,你的史蒂夫。”史蒂夫把托尼翻过来,两手轻柔地掰开托尼捂在脸上的双手。“看着我,托尼。”看到托尼的眼神仍害羞地乱飘,史蒂夫地语气愈发温柔,还带着几丝溺爱。“听着,我不喜欢什么女孩子,我喜欢你。”

托尼看着史蒂夫坚定地眼神,沉溺在他眼里那片蔚蓝色的海洋里,双手搭在史蒂夫的后颈,稍稍用力将他压下,准确地吻上了他的唇。

史蒂夫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就反应过来,顺着托尼的引导将两人的身体逐渐交融······

我爱你,史蒂夫。”托尼将脸埋在史蒂夫的胸口,小声地说。史蒂夫敏锐地捕捉到了托尼的话,在托尼额上烙下虔诚一吻,“我也爱你,托尼。”

***

这年西雅图的冬天来得格外早,难得早起的托尼刚打开小木屋的门就被寒风吹得一襟,立即关上了门,缩在史蒂夫旁边。史蒂夫朗声笑了起来,“枫树也会怕冷,嗯?”说着抱住了托尼,用自己的体温温暖托尼。托尼翻了个白眼,没有躲开,这些年来托尼的白眼翻得越来越标准,都是眼前这个小混蛋气的,可是没办法,自己就是爱上了这个小混蛋啊

等托尼暖和起来后,史蒂夫把托尼身上的被子裹好,叮嘱道:“我去城里买些煤炭回来,你待在家里,别蹬被子,好吗?”

托尼点了点头,说:“早点回来。”史蒂夫在托尼额上印下一吻,出门去了。

史蒂夫回来已是一小时后,他一进家门就兴奋地对托尼说:“托尼,你看我把谁带来了!巴基,快进来!”

托尼皱了皱眉,看着门外犹犹豫豫的长发男人,他的感觉告诉他,他不喜欢这个人。史蒂夫将门外的巴基推进来,托尼看着男人的金属臂,脸色愈发阴沉,那气味他很熟悉,那晚杀死霍华德夫妇的狙击枪就是这个味道,他绝对不会记错!

史蒂夫显然没有意识到托尼的不对,仍滔滔不绝地向托尼介绍着巴基,托尼冷冷地打断史蒂夫:“我不在乎他是谁,我只知道我要让他血债血偿!”说着,激活了右手手腕上的手环,一副红金配色的战甲从门外飞了进来。史蒂夫眼疾手快地取下墙上挂着的盾牌,把巴基护在身后,喊道:“托尼,你冷静点,发生了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事?”托尼冷笑道,“你问问你的朋友,霍华德夫妇是怎么死的!”

巴基听到霍华德这个姓氏脸唰的一下就白了,史蒂夫也愣住了,他们俩都经历过二战,霍华德这个名字如雷贯耳,跟何况······巴基是霍华德亲手制造出来的,对霍华德极为熟悉。

史蒂夫僵硬地回过头,看着巴基,问道:“巴基,霍华德······”

“是我······那晚的杀手······霍华德认出我了······”巴基毫无意识地自言自语。

聪明如史蒂夫,他立即就理解了巴基的意思,但他仍将巴基护在身后,“托尼,巴基当时还没化形,他阻止不了悲剧的发生,霍华德的事情我很抱歉,我······”

“抱歉有什么用,能让他们活过来吗?我不管,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活!”说着,托尼合上了面甲,史蒂夫再也看不见托尼的表情。

大战一触即发,史蒂夫顾于爱人不敢下狠手,而巴基满怀歉疚,基本没怎么还手,托尼步步紧逼,两人逐渐落于下风。突然,史蒂夫想起了托尼曾经说过的话【“托尼,你胸口的蓝光是什么啊?”“是我的反应堆,它埋在枫树的根下,如果毁掉它,就能阻止我的行动······”】

看着出于疯狂状态的托尼,史蒂夫冲向枫树,挖出那块蓝色的矿石,毫不犹豫地一盾牌砸了下去。一瞬间,空气寂静了。史蒂夫回过头看向自己的恋人,只见托尼定在那里,仿若雕塑,愣愣地看着他,眼里满是绝望。史蒂夫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多年来从未落叶的枫树此时竟然全部落下,绚丽的金红色已然暗淡,被寒风呼啸着吹远,沙沙的声音像是在唱着生命的葬歌。

史蒂夫飞快地跑过去揽住向后倒下的恋人,双手颤抖:“不,托尼,求你,别离开我······”

“史蒂夫······我累了······”托尼的声音沙哑,充满疲惫。

“不,托尼,别睡!会有办法的,你可是万能的托尼·斯塔克······”说着,史蒂夫已经哽咽。

“史蒂夫······你看······下雪了······”说着,托尼向上抬起手,像是想抓住飘落的雪花,然而下一瞬,他的手重重地落下。

“托尼,托尼,求你,别离开,我该在你身边的,别这么惩罚我······”史蒂夫看着托尼渐渐透明的身体,哭喊出声。

这年的西雅图,那么冷,那么冷······

***

“史蒂夫······”巴基看着一直跪在托尼消失的地方的史蒂夫,有些不忍,明明这都是他的错······

史蒂夫听到巴基的声音浑身颤抖了一下,缓缓地回过头。巴基看到史蒂夫的脸,恐惧在体内飙升。他看见史蒂夫满是泪痕的脸上,原本蔚蓝色的眼瞳此时已变成了冰冷的血红色,身体的本能告诉他,再不逃,他会死!

“我早就告诉过他,他的命运就是如此,一定会死在自己最爱的人手中。”巴基听到身后的女声,两分调侃,三分怜悯,五分悲伤,面前的史蒂夫也抬眼看着她,但那眼神像是在看着猎物。

但那女人却丝毫没感到害怕,“你见过我的,史蒂夫·罗杰斯,你的姓还是我起的。”她顿了顿,继续说道:“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人能救托尼,那么只有你。如果你再不清醒过来,他就真的回不来了。”

史蒂夫闻言,痛苦地捂住头,咬紧牙关,眼睛在血红与蔚蓝之间变换。大约过了三分钟,蔚蓝色在眼里稳定下来,史蒂夫悲伤地看着眼前的人:“娜塔莎,我该怎么做,才能救回他?”

娜塔莎赞赏地点点头,她第一次看见失控后这么快就能恢复的,史蒂夫的意志足够坚定,托尼确实找了个不错的伴侣。她走到枫树前,用手指在树干上画了个十字,耀眼的金色从她手指划过的地方倾泻开来,逐渐变成了一个门的形状,“从这里进去,运气好的话,你能把他带回来,运气不好······”

“我明白,娜塔莎,谢谢你。”史蒂夫打断了娜塔莎的话,“就算是那样,我也可以在那里陪着他。”

“别急着谢我,等你们出来我再找你算账。”说着,史蒂夫已经推门而入,“臭小子,一定要把那个混蛋带回来啊。”娜塔莎小声地说。

***

门后是托尼的一生,史蒂夫看着幼小的托尼跪在霍华德夫妇的尸体前失声痛哭,他想上前抱住托尼安慰他,但面前的一切仿佛是电影一般,看得见,但是摸不着,他只能看着托尼,什么都改变不了。

史蒂夫看见自从当年他来到托尼身边后,托尼的笑容逐渐变多。每晚趁着小罗杰斯睡着之后,托尼都会从繁忙的MK制造中脱身,在小罗杰斯额上烙下一吻,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在每次托尼问他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而他回答她们都不错的时候,托尼暗淡的眼神。每次做爱之后,托尼害羞地埋在他的胸口对他说“我爱你”。为了保护史蒂夫,托尼跑到雪山中取来玄铁为史蒂夫制造了盾牌,回来之后难受了好几周。托尼不善于表达,但他始终爱着史蒂夫,甚至······直到对战那天,托尼都没有用斥力炮,只因为那会伤到史蒂夫!可他是怎么做的?他毁掉了托尼的反应堆,托尼一定会恨他的吧?

回过神来,史蒂夫发现自己回到了那天,自己正拿着盾牌站在那散发着蓝光的矿石前,身后是托尼和巴基的打斗声,史蒂夫直起身,他知道自己已经做出了选择。

史蒂夫转过身,向着托尼跑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和托尼的距离拉得格外长,不论他怎么跑,都没法到达托尼身边。终于,他停了下来,这里是托尼的世界,他必须按规则来,那么规则是什么?让他再眼看着托尼死一次?他做不到。

于是他看向天空,说道:“托尼,我不会再这么做。如果你恨我,我就在这里,随你处置。求你,活过来。”

面前的一切都像按下暂停键一般静止了,穿着工字背心的托尼出现在史蒂夫眼前,熟悉的眉眼里没有恨意,这让史蒂夫感到欣喜,但托尼的下一句话让他如处冰窟:“你还是没懂,史蒂夫。”

“没懂什么?”该死,史蒂夫想,在这么关键的时候自己的牙齿竟然在打颤。

托尼看着他,叹了口气。“史蒂夫,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真想在你那漂亮的牙齿上打一拳。”

“托尼······?”史蒂夫懵了,他不懂为什么托尼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你真的觉得我会恨你?你对我的爱就那么没信心吗?”托尼瞪大了眼睛,“我不会恨你,史蒂夫,永远不会。”

“托尼······”史蒂夫愣了一下,原来到最后该死的不解风情的人是他自己。他紧紧地抱住了眼前的人,发誓再也不会让他离开自己身边。“我爱你,托尼。”

托尼回抱住史蒂夫,说:“我也爱你,史蒂夫。我们回家吧。”

“好,”史蒂夫露出了熟悉的笑,“我们回家。”

再怎么寒冷的冬天,都一定会过去,因为春天,一定会来临。

 

 

 

 

 

Maple与美国队长3:内战(Maple番外)

 

 

番外梗概:Tony和Steve的老人机同时收到一则定位信息,定位显示为西雅图,经过思量,两人都决定前往。(注:为区分Maple与MCU,Maple中为史蒂夫和托尼,MCU为Steve和Tony

 

 

Steve以为是Tony出了什么事,急急忙忙驾驶昆式机来到定位地点,结果发现什么都没有。不,说什么都没有不太准确,应该除却中央那棵粗壮的枫树和旁边的小木屋。

感谢四倍视力,让Steve看得更远,那棵枫树下有一个身影极像Tony。Tony,暂时先这么叫吧,一手抚摸着枫树粗壮的树干,背对着Steve,眺望远方,似乎是在等待。阳光通过枫树层层的树叶,星星点点的打在Tony身上,格外好看。

Steve微微屏息,生怕打扰了这一切,缓缓走过去。走到那人身后,那人像是有所察觉似的,转过身来,焦糖色的大眼睛盯着Steve,只一个眼神,就堵住了Steve的所有话语。

“你是谁?”Steve摆出进攻姿势,警惕地看着眼前的人。

“别紧张,你的Tony没事,他和史蒂夫在一起,你知道,我的那个史蒂夫。”Tony,不,应该是托尼这么说道:“不错嘛,居然能一眼看出来,我自认为跟他长得一模一样呢。”

Steve眯了眯眼,不是很相信眼前的人说的话,但看到那张脸,还是收起了进攻姿势。“你的目的?”

“你跟你的Tony打了一架,是吧?”托尼看到Steve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刚刚那位Tony可是死活都不肯说。“我家史蒂夫是个老好人,想帮你们和好,还很贴心的用人类的解决方法——谈谈,等等,这不会是你们罗杰斯的通病吧?”

Steve抿了抿唇,他可以肯定,Tony绝对不会有那个耐心听一个罗杰斯的所谓“谈谈”,顺便一提,这位斯塔克的话还真不是一般的多,不过他刚刚说的话让Steve有些在意:“人类的解决方法?”

“哦对了,”托尼调皮地眨眨眼,“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托尼,是这棵枫树的树灵。我可不像你们罗杰斯,所以喜欢用非人类的方法一点,如果你相信我的话?”

刚刚的话信息量有点大,Steve还需要时间缓一缓。不,他根本连缓都没缓,就在托尼的注视下点了头,天知道为什么斯塔克的眼睛都那么勾人

然后,Steve在一阵眩晕中来到了寒风中的西雅图,他看到那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那个史蒂夫,从枫树底下挖出一块发着蓝光的矿石,那颜色很像Tony的反应堆,然后一盾牌砸了下去,“不——!”Steve痛喊出声,他很清楚反应堆意味着什么,自内战以来,他每天都在懊悔自己在西伯利亚的举动。他看着画面中托尼看向史蒂夫的眼神,跟西伯利亚Tony看他的眼神一模一样!

他回过头看着站在一旁的托尼,托尼的神色倒是镇定,察觉到Steve的目光,转过头来笑了笑,“那一下确实挺疼的,但是他把我从死亡手里带回来了,这就是我还在这里的原因。而且Cap,你要相信,斯塔克永远不会怨恨罗杰斯,他们把罗杰斯爱进了骨子里。”托尼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

Steve良久没有出声,Tony真的不恨他吗?可自那以后Tony从来没有给他打过电话,新闻还播出了他跟Pepper订婚的消息。

“你看,你的Tony来了。”Steve回过头,看见Tony疲惫的面容。

“Captain,好久不见。”Tony对他仍旧冷漠而疏离,Steve一言不发,只是盯着Tony。

“啧,”Tony有些不耐烦,“Steve你要么就看着我走,要么就开着你从瓦坎达带来的昆式机跟我一起回去,你选一个。”

“Tony······”Steve大步走上前,一把抱住Tony,“我很想你。”

Tony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叹了口气,回抱了回去:“索科威亚协议的事情我已经处理好,你们随时都可以回来。”

我很想你。”

“我没跟Pepper订婚,那新闻发布会本来是宣布睡衣宝宝成为复仇者的。”

我很想你。”

“我还把基地换到城北去了,那里安静。还换了个大点的厨房,Vision每天都在念叨Wanda什么时候能尝尝他的菜。”

我很想你。”

“班纳也回来了,这些天一直在帮我造罗迪的助步器,罗迪嚷嚷着想站起来好久了。”

我很想你。”

我他妈也该死的想你,该死的。Steve你敢再跟我说一句language试试?”

听到这话,Steve硬生生地把到嘴边的“language”咽了下去,更用力地抱住了Tony。

“Tony?”Steve小心翼翼地说。

“嗯?”

我爱你。”

“······我也爱你。”

我身边有你,即使面前是死亡,我也毫不畏惧。

 

 

 

番外的番外:

托尼:“算我求你们了,能别再亲了吗?说好的Stark很忙没时间听我们废话呢?!”

史蒂夫:“托尼,要有礼貌。”

托尼:“我靠,史蒂夫你也跟那家伙学坏了?!”

两位罗杰斯相视一笑。

Steve:“Tony,不如我们把这几个月欠下的床上运动补回来吧?”

Tony:“呵呵,突然想起还有点事先走了。”召唤MK。

Steve:“Friday,最高权限。”把Tony扛到肩上打包带走。

托尼:目瞪口呆.jpg

史蒂夫:从身后抱住托尼,“托尼······”

托尼:试图抽身失败,被史蒂夫扛回小木屋各种不可描述。

(作者:Tony你要是想跑就覆盖指令啊,托尼你要是想跑就回本体啊,你们斯塔克就这么心口不一吗?

斥力炮已瞄准。

作者: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诶我刚刚有说什么吗?不那一定不是我。)

END

 

评论

热度(41)